<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勞動報記者尋訪湖州會館-上海總工會遺址
    發布時間:2021-03-02

      會文路201弄一帶,原是湖州會館所在地,1927年3月至4月,是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指揮部和上海總工會總會所。從1927年作為上海市總工會的辦公地址至今,已有將近100年的歷史,現在仍作為黨群服務點在運作,可以說是一個“活的紅色博物館”。去年5月28日,上海市總工會宣布啟動“上海百年紅色工運資源發掘宣傳工程”,并將湖州會館-上海總工會遺址列入重點工程,目前正在緊鑼密鼓開展修繕改造。據了解,修葺一新的湖州會館將于今年下半年向公眾開放。日前,記者對湖州會館開展了一番尋訪,力求找尋歷經百年的湖州會館最初的模樣。

      啟動修繕迎接建黨百年

      節后第一個工作日的午后,記者來到位于中興路828號的湖州會館。只見湖州會館左側,也就是靠近居民樓一側已被黃色的鐵馬圍擋。右側鐵欄桿內是市北中學,可以見到校內一位工勤人員正在清理校園內的綠化帶。鐵欄桿上的浮雕歷經時間和雨水的洗禮,頂部已經長出綠色青苔,顯得有些斑駁。湖州會館則鑲嵌在居民樓與市北中學當中,為一幢狹長型兩層磚混結構小樓。門頭外立面由清水磚砌成,門洞則透露出石庫門風格。兩扇大鐵門虛掩著,沒有上鎖。透過門縫向內張望,可見場館內部有幾位施工人員正在案臺上切割木料。門頭兩側還分別擺放著石獅子。石獅子上方分別掛有“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戶外職工愛心接力站”等牌匾。記者在路旁觀察約五分鐘,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過路市民對于這座頗具特色的建筑感興趣,幾次側目張望。

      目前修繕工作進展情況如何?記者首先來到靜安區總工會了解情況。靜安區總工會副主席譚振勇告訴記者,湖州會館-上海總工會遺址項目是市總工會“上海百年紅色工運資源發掘宣傳工程”的一項重點工程,也是靜安區委迎接建黨百年重要工程之一,由靜安區總工會和寶山路街道共同實施。項目包括門頭改造,會館一樓、天井、周邊的展陳及多媒體展陳制作,制定情景黨課等。目前,防水工程、室內拆舊、室內隱蔽工程施工及電力擴容等工作已經完成,正在進行室內展陳布置施工。

      疊圖比對還原歷史場景

      據譚振勇介紹,最初版展陳設計于2020年8月19日形成,向市總工會匯報后,市總工會提出“修舊如舊、還原歷史場景”的指導意見。靜安區總工會隨即根據要求,調減項目上墻展示內容,并以還原歷史風貌為重點做好門頭及一樓空間復原設計。

      “我們為了讓項目如期完工,還成立了項目推進小組,定期召開聯席會溝通項目進展,解決遇到的困難,到現在已經召開七次。”譚振勇向記者表示,還原歷史和項目如期完工始終是緊繃在他頭頂上的兩根“高壓線”,“今年1月初,我們還邀請各領域尤其是研究工運史的專家,召開評審會對項目展陳內容進行審定,許多專家對展陳內容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最終,我們敲定了項目展陳主要以多媒體及室外版畫形式呈現。一樓側重歷史事件綜述,二樓側重現代工會服務及精神傳承。版畫設置在湖州會館往中興路地鐵站沿線,以歷史進程為主線,通過12幅版畫全景掠寫以第三次武裝起義為高峰的上海工人運動。”

      施工過程中,因湖州會館存世照片不多,加上現有門樓圖紙也已丟失,“修舊如舊”還原門頭可謂難度不小。現存照片中,目前僅收集到細節部分較為模糊的牌樓門頭全景照片一張和工人糾察隊于湖州會館門前列隊照片一張。經過疊圖比對,可得出當時門頭風格為中式牌樓和西式鐵藝大門相結合。“我們還在盡可能收集相關圖片史料,并對現有幾款門頭設計方案進一步論證完善,要讓這項工程經得起歷史的檢驗。”譚振勇說。

      第17號文件還原會館最初原貌

      離開靜安區總工會,記者又來到位于黃浦區中山東二路9號的上海市檔案館外灘新館進行尋訪。在一份檔號為C1-1-257的《上海市總工會關于1927年上海總工會遺址——前閘北湖州會館之建筑復原參考資料及照片》的檔案中,滬革遺(60)字第17號文件引起了記者注意,這是一份關于湖州會館的建筑復原資料收集工作匯報,落款為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籌備處,時間為1960年1月27日。

      泛黃的文件上,正文有許多毛筆修改的痕跡,里面詳細記載了籌備處當年層層追溯的全過程。他們先后找到熟悉會館工作的潘松如、沈延祥、汪伯勳、盛士斌等人,邀請他們對會館當時的情況作了詳細的回憶。在這份報告中,還特別提到了盛士斌,21歲便在湖州會館做更夫,在解放后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后在余姚路大利絲廠工作。籌備處找到他時,他已年近六旬,但他對湖州會館的情況仍然十分熟悉,清晰回憶出許多有價值的信息,特別是會館的建筑情況。

      在這之后,籌備處工作人員又在當時的文管會找到了1929年前上海特別市政府繪制的5000分之一的滬北區大地圖,其中就繪有湖州會館的建筑平面圖。除此之外,籌備處還在一位名叫包句香的中醫師處征集到有關湖州會館在一二八被炸后的照片一套。經請相關專家分析,基本肯定了盛士斌的回憶及建筑平面圖都是比較正確的。

      基于上述細致的調研,籌備處作出了如下匯報:湖州會館位于今(1960年)會文路中興路,占地約20畝,大門在今會文路155號——163號處,其中一角已拓為馬路。大門進內為一條甬道,甬道的左邊,系一道有鐵欄桿的圍墻,圍墻外系榮業里房屋。甬道的右邊為養疴別墅,系一五開間、有廂房、坐北朝南之石庫門樓房,為湖州同鄉養病之所。再里面則為會館之門廳,五開間。在它的對面有一道照墻,門廳兩旁各一開間,分別為當年上海總工會之傳達室及糾察隊警衛室。門廳進內為大廳,前面有一大天井,兩旁有走廊,大廳系五開間無樓建筑,當年上海總工會糾察隊升旗典禮及其他一些重要會議均在此召開。大廳后面為關帝廳,系五開間兩廂房有樓之建筑,為會館工作人員所居。最后則為廚房及廁所。再往里,與關帝廳并排的是花廳,系五開間有樓的建筑,為上海總工會主要辦公地點,汪壽華、龍大道等都在這里辦公,花廳前有一大花園,中間有一四面廳,亦為上海總工會辦公地方,花園四周均有走廊,可以相通,兩邊有高墻與土地堂丙舍相隔絕,土地堂再四面則為楊家廳與湖州丙舍。籌備處認為大廳、花廳、四面廳和門廳均為當年上海總工會辦公及會議地點。

      不過遺憾的是,囿于當時會館門廳尚未找到照片資料,各個建筑物之詳細式樣及內部布置,需要進一步的調查研究。且當年參加斗爭的老同志在參加座談會時表示,在湖州會館的斗爭時期只有21天,印象不是非常深刻,因此復原難度較大。

      依托湖州會館開展思想道德引領

      1915年,愛國人士唐乃康在湖州會館附近自籌資金創辦“國人自設之學校”上海市北公學,也就是現在市北中學前身,并擔任首任校長。從那時起,市北中學就與湖州會館有了肝膽相照般的聯系。市北中學黨總支副書記蔡嵐靜向記者表示,該校早在1988年便成立了“方向盤”黨的理論學習社團,在組織社團成員學習黨的光榮歷史時,就充分利用了身邊的紅色資源。“湖州會館始終與我們市北中學緊密相連,也是全校師生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我們充分利用好這一陣地,組織師生前往湖州會館及紀念地標所在地開展紅色尋訪活動,邀請師生撰寫心得體會或者運用論壇和演講、征文的形式,邀請部分同學在校內交流學習體會,以此幫助他們不斷完善自我,激發他們的愛國情懷。”

      目前,堅持了30余年的“方向盤”仍在遠航,依托湖州會館這一紅色資源開展學生思想道德引領的創新做法,學生沒有被動接受“灌溉”,而是自己通過調查、實踐等形式主動“出擊”,教育生動了,獲得感增強了,接受度自然而然就提高了。因此,“方向盤”也成為了市北中學德育教育的一張亮麗名片。

      “湖州會館目前正在修繕,等到重新開館那天,我一定要帶學生去打卡,看看發生了哪些新變化。”蔡嵐靜說。

      鏈接!

      湖州會館大事記

      1900年,由湖州絲商湯兆鏊、沈聯芳、錢信之等十一人集資動工修建湖州會館。

      1925年8月,鑒于屢次被魯直聯軍強占的情況,湖州會館董事部出面致函聯軍司令部請求毋再駐軍。

      1927年2月,上海工人第一、第二次武裝起義失敗后,進駐上海的奉魯軍畢庶澄強占了湖州會館的大部分房屋作軍事基地。

      1927年3月21日,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汪壽華發布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和總同盟罷工令,當天下午一時,由總同盟罷工轉入武裝起義。在上海總工會的號召下,上海數十萬工人進入罷工狀態,以支持國民革命軍北伐進駐上海。罷工在4小時內便有50萬工人參加,罷工后在南市、閘北、浦東以及其他各區實行暴動,警察保衛團均被繳械。

      1927年3月23日,工人武裝占領上海火車北站后,周邊地區亦迅速平定。工人糾察隊攻克湖州會館后,上海總工會即以會館作為會所。根據上海臨時市政府決議,承諾工人參與議政,產生民選政府。

      1927年3月24日,正式公開辦公。會館大門上橫懸紅布白字“上海總工會”巨幅,養疴別墅成為總工會糾察隊特務營駐地。

      1927年3月25日,下午3時,上海總工會在湖州會館花廳樓下舉行新聞記者招待會,到會中日新聞記者三十余人。在上海總工會號召下,大部分產業工人均復工,支持國民政府恢復秩序。

      1927年3月28日,上午8時,在湖州會館開全上海工人代表大會,要求凡各工會人數在五百人以上者應推代表一人,在一千人以上者推二人,不滿五百人工會亦得推一人。

      1927年4月3日,上海總工會辦公時間定為每日上午十一時至下午五時止。

      1927年4月12日,凌晨,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指使流氓襲擊湖州會館總工會會所,然后借口“工人內訌”,騙繳了糾察隊員的槍械,上海總工會機關被上海工界聯合總會所占。當時奉命鎮壓革命者的是“東路前敵總指揮部命令駐防閘北之二十六軍第二師”。當天上午,數萬工人群眾在青云路廣場集合后,舉行示威游行,并奪回湖州會館。當晚在館內召開上海工人代表大會,作出決議,抗議反動當局發動反革命政變,并號召上海工人舉行總同盟罷工。萬余名工人露宿會館內保護總工會。

      1927年4月13日,反動當局制造“寶山路慘案”,會館又重被蔣介石軍隊及工賊流氓所占據。上海總工會被迫轉入地下,繼續領導上海工人運動。

      1932年,湖州會館毀于“一二八”事變戰火,會館建筑被日軍炸毀。后該地被蘇北難民搭建為棚戶區,部分北鐵路局占用,后建為鐵路職工工房。

      新中國成立后,在會館遺址上建造了鐵路局職工宿舍大樓,當年建筑及周圍環境原貌已蕩然無存。

      1959年5月26日公布為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1960年,被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列為近代革命斗爭紀念地。

      1977年12月7日重新公布為上海市紀念地點。

      2020年11月,靜安區總工會、寶山路街道共同啟動上海總工會遺址(原湖州會館)修繕和重新布展相關工作。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