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勞動報記者追尋趙世炎烈士的上海足跡
    發布時間:2021-05-18

      “中國共產黨萬歲!”“打倒新軍閥蔣介石!”……楓林橋畔的刑場上,一名年輕男子壯懷激烈高聲呼喊,響徹云霄的口號,讓反動派氣急敗壞。

      這名烈士正是中國共產黨早期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著名的工人運動領袖趙世炎。他犧牲后,當時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布爾什維克》雜志發表悼念文章,稱頌“趙世炎是上海無產階級真實的首領,是有名的上海工人三次暴動的指導者”,“趙世炎的犧牲是中國革命最大的損失之一”。

      90多年以后,這慷慨激昂的呼聲似乎仍未遠去。由上海出發遠赴歐洲留學,回國后在上海堅持斗爭直至壯烈犧牲,趙世炎在上海留下了革命人生濃墨重彩的一筆。勞動報記者追尋烈士的足跡,銘記烈士的精神。

      “施英”威名讓敵人寢食難安

      “龍華授首見丹心,浩氣長虹爍古今。千樹桃花凝赤血,工人萬代仰施英。”這是我國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吳玉章緬懷趙世炎的詩篇。“施英”正是趙世炎在黨和工會刊物上寫文章時用的筆名。

      在龍華烈士紀念館,記者見到了趙世炎的展陳版面和玻璃刻畫。“其實,趙世炎的革命歷程和上海有著十分緊密的聯系。”館員蘇莉敏介紹,1920年5月,趙世炎率領第十一批赴法勤工儉學青年,在楊樹浦碼頭登上了駛往歐洲的遠洋航輪。

      待到1926年回到上海,趙世炎已經“能煽動,能工運”。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他化名“施英”,深入到工人群眾中,來往于閘北、南市、滬東和滬西,連續發動和組織各行業工人進行了數百次的罷工斗爭,掀起了曠日持久、聲勢浩大的罷工潮。1927年3月21日,當海關的大鐘敲響的時候,上海區委發動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趙世炎作為主要領導人之一,緊緊把握斗爭方向,周密部署戰斗,并在戰斗中身先士卒,沖鋒陷陣,指揮工人進行30多個小時的激烈而艱苦的巷戰,為打敗軍閥部隊,取得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起義勝利后成立的上海特別市臨時市政府,是大革命時期中國工人運動的一次壯舉。

      那時的趙世炎只有26歲,究竟是怎樣的磨煉讓他能擔當重任?留學過程中多年如一日的不懈工作和學習至關重要。蘇莉敏指著一幅寫有“黃昏之賊”的照片進一步介紹,到達巴黎后,趙世炎先后輾轉于巴黎西郊工業區賽克魯和三德建鐵工廠做工。他一邊工作,一邊聯絡同志,還堅持每天3小時的學習,他常在工余時間捧讀《資本論》,向勤工儉學生宣傳馬克思主義。傅鐘曾回憶說:“如果沒有世炎同志經常向大家講解,我們對馬克思主義還不可能懂得那么快。”當時,趙世炎給友人寄去的一張照片上寫著“黃昏之賊”,他的孫子趙新炎說:“祖父一邊做工,一邊學習,下班之前黃昏的短短這段時間,利用日光,這一點點余光多看書學習。從太陽那里再偷一點時間,偷一點陽光過來,所以他自稱‘黃昏之賊’。”最近,相關的研究又傳來好消息,蘇莉敏介紹說,就在5月13日下午,“趙世炎烈士珍貴影像資料研討發布會”在龍華烈士紀念館舉辦,上海音像資料館從海外發現并成功采集到兩段趙世炎烈士的珍貴活動影像,這也是迄今為止僅有的關于趙世炎烈士的活動影像。

      抓捕之際的驚心動魄

      初夏,雨后的多倫路文化名人街褪去了小長假的喧囂,陽光灑在起伏的石塊路上,一幅平和靜謐的畫面。

      90多年的時光倏忽而逝,然而筑立在這里一幢石庫門式建筑,依舊在默默訴說著當年的壯烈故事。趙世炎當時一直生活在多倫路的這幢小樓內,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反動派就是在這里抓捕了趙世炎。

      數年前,虹口區委黨校講師潘秦保開設了一門多倫路街區紅色記憶的情景黨課。這處故居就成了潘秦保每次授課時的重要參觀點,趙世炎被捕時沉著冷靜與敵周旋的故事成為了他百說不膩的內容。

      1927年7月2日黃昏,風雨交加,中西探捕合圍了趙世炎的住所,當時他正外出未歸,探捕就等著不走。趙世炎的妻子夏之栩和岳母夏娘娘萬分焦急,當夏娘娘從窗口望見趙世炎正向家里走來時,不顧敵人的阻止,按照事先約定,將窗臺上用作信號的花盆推了下去。潘秦保介紹說,在大雨中匆忙疾走的趙世炎,既沒有看到花盆落下,也沒有聽到花盆破碎的聲音,仍朝家里走去,一進門就被探捕包圍。據夏之栩回憶,趙世炎神色安詳、自若,一邊上樓,一邊厲聲質問敵探:“為什么搜查?憑什么證據搜查?”并當眾聲明:“本人姓夏名仁章,湖北人,是來上海做生意的。”又乘敵探正忙于翻箱倒柜尋找證據的一瞬間,悄聲將正在上海的中共中央秘書長王若飛的住址告訴了她,要她盡快設法向黨組織報告。僅17天之后,趙世炎就被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殘忍殺害,年僅26歲。

      在龍華烈士陵園,記者見到了趙世炎烈士的墓地。蘇莉敏介紹,許多為黨和革命事業犧牲的烈士均安葬于此,烈士墓地與紀念堂呈半圓形月亮狀,寓意烈士精神與日月同輝。記者和蘇莉敏一同來到趙世炎烈士的墓前,莊重地三鞠躬并敬獻菊花寄托哀思。

      居民志愿講解“紅三角”故事

      趙世炎曾經居住的弄堂,也是許多申城“老土地”生于斯長于斯的家園。

      在距故居一步之遙的社區居委會,記者見到了三位“70后”志愿者,最年輕的余良達也已72歲,其中負責講解的丁滬更是75歲高齡,須發全白。幾位老人精神矍鑠,將成立講解團的初心娓娓道來。原來弄堂里像他們三位這樣一輩子都生活于此的老人還有不少,歲月流轉,曾經在魚攤附近玩耍,爬上藥房門口石獅子的孩童如今都成了古稀老人,附近發生過的英烈故事更是從小耳濡目染。年紀越大,大家對街坊的感情越深,于是在居委黨總支的指引下成立了“海上舊里解說團”,丁滬還時髦地說起了英文:“volunteers!”

      多倫路附近紅色資源密集,大家優中選優,確定了周恩來早期在滬活動點、左聯會址紀念館和趙世炎故居作為講解的“紅三角”故事。從2014年成立至今,丁滬說自己的講解已經幾易其稿,不斷豐富再精煉內容,讓更多人知曉這些蕩氣回腸的故事。

      每每有人前來參觀,丁滬總是以細節打動聽眾。1927年6月26日,中共江蘇省委在恒豐里90號成立。當天下午,時任江蘇省委書記的陳延年就不幸被捕。第二天,中央任命趙世炎擔任江蘇省委代理書記,同年7月2日,趙世炎于多倫路189號寓所被捕。陳延年與趙世炎被捕相隔6天,犧牲時間相差約15天。“我們總說共產黨人前仆后繼,不懈奮斗,陳延年與趙世炎的故事就是印證。”

      講解團成員還主動對趙世炎的革命思想開展研究,丁滬在查閱資料中發現,趙世炎曾是黨內最早提出革命領導權的領導人之一,并且提出是“唯一的核心”。為此他還專程前往南湖,與當地的黨史研究專家交流學習。

      有人曾經說,人的一生會經歷兩次死亡。第一次是生理上的死亡,第二次是被所有活著的人遺忘。趙世炎,雖逝而不朽,愈遠而彌存。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