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與上海總工會遺址見聞
    發布時間:2021-03-29

      3月25至26日,時隔9個月,記者再次踏上了寶山路這片紅色熱土。此次將尋訪原寶通路順泰里第4弄30號的中華全國總工會上海辦事處遺址。全總上海辦事處在“五卅慘案”后,曾領導過全國工人運動,直至1927年4月,其間參與領導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

      尋訪全總上海辦事處,首先需要明確的便是遺址在何處。查閱資料得知,現址在靜安區寶源路92號、94號,但也有部分資料將現址寫為寶通路244弄30號。因此,記者分別對兩處地址進行了尋訪。

      寶源路94號建筑已不存在

      記者首先前往寶源路進行尋訪。從地鐵寶山路站出發,沿著虬江路向東前進,身旁上海音響城曾經熱鬧的叫賣成為歷史,自今年1月底遷移至輕紡城后,只剩下一排或已大門緊鎖或已被水泥封堵的店鋪。一塊塊帶有“音響”兩字的店招,仿佛在訴說昔日的輝煌。

      穿過與之相交的寶昌路,可以看到兩側的房屋已經騰空,馬路上,不時有收購廢品的三輪車經過。從寶昌路繼續向北走,便來到了寶源路。在現場可以看到,寶昌路以東、寶通路以西和寶源路以南這一地塊,房屋已全部拆除完畢,拆除現場圍起了白色圍墻,靠近變壓器處還圍起了綠色圍擋。廢墟之上的三臺挖掘機正在用液壓剪剪斷殘垣斷壁上的鋼筋。僅剩下沿寶通路而建的弧形兩層小樓未拆除。該小樓一樓被磚塊封堵,外立面貼上了瓷磚,二樓窗戶已被拆除。記者在附近繞了一圈,均未發現有門牌或全總辦事處遺址的銘牌等具體信息。

      弧形小樓對面房屋,被一位收廢品的阿姨租用,但記者上前詢問信息時,她回復自己每天早出晚歸,不太知情,連對面是何時開始拆遷也不了解。此時,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大爺停下腳步,觀望起該處拆遷情況。他告訴記者,自己是在這長大的,寶源路94號就在這片拆遷的地方。寶源路門牌號自東向西的編號從大到小,92號應該在更為西邊的地方。“現在這種老房子都拆光了,這里還曾拍過電影呢!”大爺不禁感嘆。對于全總上海辦事處,他表示,“我只知道上海總工會遺址,就在這后面,寶山里2號,中華全國總工會上海辦事處倒是沒有聽說過。”

      隨后,記者又遇到一位操著重慶口音的工人,他自稱是寶山里舊改征收的工人。“我對這片地方并不了解,只是來這邊做工的,對面拆遷在一個星期前就開始了。”當記者問及附近是否曾經拍過電影時,他表示了肯定。“應該是在去年,就在這棟沒有拆的建筑里,當時這條小馬路都封了,電影拍攝方不讓我們圍觀,因此我也不知道有誰主演、是什么題材的電影。”此外,這位工人還向記者透露,像這種貼有瓷磚,二樓原本的窗戶處糊上“紙窗戶”的小樓,目前正在進行回收,暫不會拆除。

      寶通路244弄30號建筑尚存

      翌日一早,記者根據路牌指示,沿寶通路向北尋訪。道路西邊是一排基本搬空的里弄,東邊是居民小區。繁華與寂靜渭涇分明。從居民小區門牌可知,此處是239弄小區。再往東走,發現里弄有一處尚未封閉的出入口,進入后,門牌號正是244弄。再往里走,記者找到了寶通路244弄30號后門的門牌。

      此處或是舊改緣故,環境較為臟亂。破損的防盜網沾滿油污,隨地可見原居民搬家后散落的物品,一戶人家的牛奶箱箱門敞開,放置其中的三個玻璃瓶已經長出青苔。尋訪一圈后,記者從30號旁屋穿至正門繼續尋訪。

      正門小巷較后門寬敞不少,陽光還能透過屋檐灑在小樓斑駁的墻壁。記者發現,多間屋子不時有人進出。30號這一排住宅,雖僅有四五戶人家,可入戶大門的種類卻多達三種,29號為黑漆木門,木門上有一個用紅漆寫的“拆”字,30號則為綠色鐵門,還有幾處則直接安裝了防盜門。據在此值守的某一征收單位負責人介紹,附近住宅的原居民已經搬走,現在的模樣就是征收前的模樣,住在里面的人均為該單位雇傭的工人。“一處房屋征收完畢,為防止無關人員進入房屋發生意外,就安排工人住在里面看護。”該負責人知道記者來意后還透露,他曾多次看到有人到訪寶通路244弄30號調研,并從中知道了此地或為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但記者試圖詢問更多細節時,負責人表示對其他內容并不知情,他只是負責征收工作,原本通知這片區域是拆遷地塊,但根據最新通知,這附近已不納入拆遷范圍。因此,他們征收工作完成后,待3月底或4月初把征收回的房屋上交后,工作就完成了。

      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在寶源路92號、94號

      究竟何處才是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記者就此咨詢了工運史專家徐國梁。他表示,全國總工會上海辦事處原建筑在1932年一·二八事變中,被日本侵略者炸毀,后該處為居民住宅。現在一般認為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位于現在的寶源路92號、94號。徐國梁還建議記者可以查閱《上海市重要革命遺址通覽》一書。但截至記者發稿,上海圖書館和靜安區圖書館閱覽室均已約滿,無法進入查詢。靜安區圖書館唯一一本應還日期為2020年12月30日的可外借圖書狀態顯示為借出,書庫也未查詢到該書。隨后,記者查閱到《紅色印記——上海市靜安區重要革命遺址通覽》一書,該書亦記載遺址現在寶源路92號、94號。

      專家揭秘全總上海辦事處與上海總工會關系

      尋訪期間,記者還聯系到同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后流動站研究人員、歷史學博士徐遲。她向記者介紹,中華全國總工會上海辦事處的史料出處是1925年7月13日出版的《民國日報》,全總在當日第2版刊登了一則啟事:“……先于上海設辦事處,指揮中國北部及中部工會之進行。現中華全國總工會上海辦事處已設在上海閘北寶通路顧泰里第四街三十號,于七月六日起始辦公,特此通啟。”

      1925年5月中旬,全總在第二次執行委員會會議上決定,在廣州設立省港罷工委員會,在上海設立全總上海辦事處。這次會議還決定執行委員劉少奇、李立三、孫良惠負責全總上海辦事處的活動。會后,全總立即派出副委員長劉少奇和執行委員孫云鵬赴上海負責籌備事宜,并發文通知了各地的工會組織。該辦事處內部也作了分工,全總執行委員、副委員長劉少奇負責主持全面工作,全總執行委員、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李立三任組織部長,全總執行委員孫云鵬任經濟部長,全總執行委員孫良惠任宣傳部長,中共中央職工運動委員會委員林育南任秘書部長。

      徐遲還向記者透露,基于現有史料,全總上海辦事處與上海總工會的關系,她更傾向于“一套班子,兩塊牌子”的解釋。“這兩個機構在人事上有互相交叉的地方,最明顯的是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李立三任全總上海辦事處組織部長;上海辦事處負責人劉少奇又是上海總工會的總務主任。”除人事上的交叉,兩個機構在發文上也有跡可循。上海總工會被查封前,兩個機構經常同時發文。“如同時為《工會條例》致電北京政府和全國總工會;1925年8月16日的《新黎里》曾刊登該二機構對南京和記洋行殘殺案的通告以及在上海總工會被查封后,上海辦事處又發文為上海總工會鳴不平等等。”最后,兩個機構的地理位置上也很接近。“1925年7月間,這兩處辦公地點相距很近,僅隔一條巷子。”

      上海總工會遺址門頭正在修繕

      記者曾于2020年6月11尋訪了位于寶山里2號(現址為寶山路403弄2號)的上海總工會遺址尋訪。上海總工會遺址現今情況如何,記者對此進行了回訪。在尋訪中可以發現,確如徐遲所說,兩個機構辦公地點相距很近。寶源路與寶山路僅僅相隔一條巷子,似乎也能從側面證實全總上海辦事處遺址位于寶源路92號、94號。

      從寶山路403弄靠近寶源路出入口進入,步行約一百米便可到達上海總工會遺址。該處和9個月前相比,變化不大,僅多了一條彩旗,攔住了通往寶山里牌坊的小路。而寶山里的牌坊,則有較大變化。該處已搭起腳手架,兩位工人正在進行施工,一位工人在砌筑水泥,另一位則在幫忙傳遞物料。

      記者從靜安區總工會了解到,寶山里2號上海總工會遺址在一·二八事變中被日軍炸毀,現存的建筑是炸毀后重建的。據悉,該處建筑整體重建翻新可能性較小。但可以確定的是,寶山里的門頭肯定會重新進行翻修。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