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尋訪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 吳淞工人糾察隊駐地遺址
    發布時間:2021-08-16
     
     

      聲聲吶喊,燃星火。紅色吳淞,起驚雷。

      吳淞,因獨特的地理位置,在1920年 第二次自主開埠后,近代工業發展迅速,初步形成了以鐵路、紡織為主體的工業基地,大量工人的集聚為工人運動的開展創造了基礎條件。吳淞作為上海早期工人武 裝運動的重要坐標,周恩來、李立三、鄧中夏、趙世炎等老一輩革命家曾多次前來開展革命工作,亦留下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的壯麗史詩。

      日前,本報記者尋訪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吳淞工人糾察隊駐地遺址,參觀“星星之火·紅色吳淞——1919-1928年吳淞工人運動主題展”,追尋寶山革命前輩和工運先驅英勇奮斗的光輝足跡,感悟他們的信仰之力、初心之光。

      歷史回眸

      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中的先鋒力量“現代城市,才能孕育現代工人。吳淞地區工運事業的興起很符合這一邏輯。”寶山區總工會相關人員首先從城市發展的大背景講起吳淞工人運動的發展歷程。歷史上,吳淞經歷過1898年和1920年兩次自主開埠。在這之后,鐵路、公路、街道相繼辟筑,復旦公學、同濟醫工、中國公學、水產學校、商船學校等大中專學校相繼開辦,吳淞機廠、中國鐵工廠、大中華紗廠、華豐紗廠等現代工業相繼建成開業,吳淞日趨繁榮。吳淞成為上海工人比較集中的區域之一,因而成為上海黨建和工運發展重點區域。在吳淞工運的發展過程中,上級黨組織給予了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支持。區總相關人員向記者講述了這樣一個細節。翻開當時上海地委兼區委關于吳淞工運發展的相關會議記錄。“在1923年7月9日、17日、9月17日、10月11日四次會議上都對吳淞工人夜校津貼作了詳細探討,從撥款10元、20元,最后增長到45元;另幾份是討論工人運動的人事安排、工會組建等工作,細化到幾個人、誰負責、怎么辦。”雖然黨的經費不多,但始終盡力保障工人運動的經費,區總相關人員表示,這能從一個側面反映黨對吳淞工人運動的高度重視。吳淞工人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中都發揮著重要作用,而第三次的勝利更是高光時刻。1926年10月23日,上海工人舉行第一次武裝起義。吳淞永安二廠、中國鐵工廠、吳淞機廠等廠工人紛紛舉行罷工,同濟醫工大學、中國公學等學生也同時罷課聲援。趙世炎、羅亦農等領導在總結第一次工人武裝起義的經驗教訓時,對吳淞工人給予高度評價,稱贊“發揮了先鋒作用”。而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中,作為七個作戰區域之一,在吳淞的參與人數達到了1000人左右。由部委書記俞伯良、委員陳鴻領導,鐵路、鐵工廠、紗廠工人集中力量先圍攻駐軍取得勝利。而由孫津川率領的鐵路工人糾察隊600余人,還參加了南市和閘北的武裝起義,部分留在吳淞的吳淞機廠工人,繼續參加吳淞的戰斗。在南市起義中,吳淞機廠工人表現勇敢頑強。大隊長孫津川的禮帽被子彈打了一個洞,中隊長周長福左臂負傷,工人糾察隊員仇啟昌右腳“掛彩”仍堅持戰斗……由于各路工人糾察隊的英勇作戰,4小時內就取得了勝利。遺跡踏尋實地探訪革命印跡在 波瀾壯闊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中,吳淞工人發揮了積極而重要的作用:破壞鐵路,為控制上海全局創造有利條件,起著先鋒作用;率先罷工,發動兩路同盟總罷 工,奠定起義的可靠基礎;支援南市、閘北武裝起義,成為起義隊伍中的中堅力量;吳淞是上海工人武裝起義的七個作戰區域之一,在率先取得勝利后,挫敗敵人企 圖利用吳淞炮臺進行反撲的圖謀,加快上海工人武裝起義的進程,對全局的勝利起到了有力的支持作用。當時,吳淞工人糾察隊開展工作的地方在哪里?1927年4月13日《時報》的一篇新聞報道中寫道:“吳淞糾察隊向分駐三處,一在大街西市圣公會、一在旗站六營公所,為國立政治大學學生寄宿所,一在大街……”日前,寶山區文化和旅游局公布了第六批文物保護點名單,其中明確了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裝起義吳淞工人糾察隊駐地遺址,一處在寶山區淞興路299號,一處在泰和路100號。斗轉星移,時至今日,這兩處地方現在是怎樣的?記者進行了實地尋訪。從地鐵3號線淞濱路站1號口出站,沿著導航步行7分鐘左右的時間,就能找到門牌號淞興路299號。淞興路從淞橋東路到班溪路段,開辟為機動車無法通行的步行街。街的兩邊都是居民樓,從二樓以上是民居,而一樓全被辟作為商業用途。而地處淞興路299號的是一家小型廣告公司,提供“復印、彩印、打印、傳真、掃描”等各項服務。記者進店采訪了廣告公司的負責人任先生。他告訴記者,自己已在此處經營了20余年,樓面在60平方米左右。“我之前聽吳淞街道的工會工作者提起過此事。”任先生感到非常榮幸,“沒想到我這小小的地方這么有故事。”離開淞興路299號,再步行900米左右,就抵達了第二處文物保護地點——泰和路100號,這里目前是G1503外環隧道外的一片綠地,而它的斜對面是上海市吳淞中學。據寶山區總工會相關人員告訴記者,在上世紀90年代,原址上曾建有建筑物,并掛有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政府所立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吳淞工人糾察隊駐地之一”。之后因道路建設,原有建筑物也全被拆除。紅色展覽追尋寶山工運先驅的光輝足跡作為寶山區總工會“百年工運五個一”系列活動之“一個展”,“星星之火·紅色吳淞——1919-1928年吳淞工人運動主題展”正在區工人文化活動中心熱展中。連日來,基層職工群眾紛紛前往打卡,通過了解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前后吳淞工人運動的歷史脈絡,來追尋寶山革命前輩和工運先驅英勇奮斗的光輝足跡。展覽以時間長廊的形式,展示了1919年至1928年間吳淞工人運動發生的大事和要事。“五四運動”爆發后,1919年6月5日,吳淞機廠曾有300名工人集會聲援;1920年11月21日上海機器工會成立,吳淞機廠部分職工加入該會,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的啟蒙教育;1923年7月17日,上海地委兼區委第四次會議批準吳淞工人曾憲明等3人為中共候補黨員,他們是吳淞地區發展最早的一批黨員。同年11月,上海地委勞動委員會主任王荷波到吳淞機廠籌組工會,這也是吳淞地區最早的工會組織。鮮為人知,工運領袖李立三的名字與吳淞工人運動有著密切的關系。1924年4月,李立三擔任中共上海地方執委會工農部主任兼工會運動委員會主任。之后,他多次與鄧中夏來吳淞籌建工友俱樂部。李立三在一篇回憶文中寫道:“我與中夏同志去吳淞,在火車上,中夏又說我的名字(李隆郅)不好寫,改一個吧!改什么呢?剛好看見三個人立在火車門口,中夏就說叫立三吧。所以自此以后我的名字就改為立三。”當晚,李立三順利當選為吳淞工友俱樂部主任。講解員告訴記者,記錄吳淞工人運動的信息大多散落在不同的史料中,區總工會課題組曾多次赴上海圖書館、上海檔案館、上海社科院等處查閱資料,征集實物。在展覽的實物區域,特別展陳了一些珍貴的書籍報刊資料。包括上海人民出版社于1983年出版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里面收藏了當年豐富的照片、會議紀要等內容,市面上已經絕版;還有1962年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暴風雨中的火車頭》,這本書對吳淞鐵路工人運動進行了生動記載。區總工會還經多方收集整理了上世紀20年代前后《申報》、《向導》、《紅旗周刊》等上海較有影響力的報刊,展示出的16份報紙報道了五四運動后吳淞鐵路工人大罷工、吳淞各工廠工會組建、成立工人夜校等信息。歷史的長河奔騰不息,十年是一瞬,也是永恒。區總工會正著手將現在的“一個展”拓展成未來的“一個館”,把這些寶貴資料用于寶山工人文化活動中心二期的工運史館建設。繼續豐富寶山紅色文化的工運篇章,引導廣大職工群眾在感悟信仰之力、初心之光中,為打造科創中心主陣地、奮力書寫寶山“北轉型”新篇章中作出工人階級的新貢獻。鏈接從吳淞工運中成長起來的革命烈士孫津川(1895—1928),安徽壽縣人。14歲到上海、南京等處做工。1925年8月21日加入中國共產黨,后當選滬寧鐵路工人協進會委員、中共吳淞機廠特別支部書記。1926年10月,帶領吳淞機廠工人武裝切斷滬寧鐵路,破壞北洋軍閥軍需補給。1927年3月,領導吳淞機廠工人大罷工。在第三次武裝起義時,任鐵路工人糾察大隊大隊長,參加南市和閘北的起義斗爭。起義勝利后,當選為滬寧、滬杭甬鐵路總工會委員長。“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往返奔走于武漢、九江、上海等地,代表全國鐵路總工會接待安置流亡同志,秘密整頓和恢復各地鐵路工會和黨組織。1928年,擔任南京市委書記,在極其嚴重的白色恐怖中,堅持地下斗爭。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開,孫津川(未出席)當選為中共中央審查委員會委員。1928年10月6日犧牲于南京雨花臺,時年33歲。

      王登科(1908-1931),江蘇沭陽人。20年代初期,進入吳淞永安二廠當工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上海工人第一次和第二次武裝起義時,團結工人群眾,進行了不屈不撓的罷工斗爭。1927年2月,中共吳淞部委在吳淞地區各廠籌建工人糾察隊組織,王登科任吳淞工人糾察隊大隊長,積極參加第三次工人武裝起義。4月13日凌晨,國民黨二十六軍第二師第六團突然包圍吳淞工人糾察隊,武裝起義又一次慘遭反革命鎮壓。在白色恐怖日益加劇的形勢下,王登科堅持在吳淞地區參加工運斗爭。1931年2月,在散發傳單時不幸被捕,壯烈犧牲,時年23歲。

     來源:勞動報  作者:王海雯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