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勞動報記者探訪中華印刷博物館及商務印書館相關舊址
    發布時間:2021-08-17

      1920年8月,《共產黨宣言》在上海初版,印刷1000冊,此后很快加印1000冊,一售而空。在商務印書館這個傳播新文化的陣地,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第一位工人黨員、參加了一大的徐梅坤積極開展黨組織建立工作,很快成立了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第一個工人黨組織。董亦湘是第一任黨小組書記,也是當時在商務印書館工作的陳云的入黨介紹人。1920年12月,上海印刷工會在陳獨秀等人的扶持下成立。出版工人在一百年前不斷追尋著“真理的味道”,他們為此付出的犧牲足以載入史冊。

      記者日前探訪了中華印刷博物館以及商務印書館的相關舊址。

      第一個工人黨組織誕生在商務印書館

      一個悶熱的夏日午后,記者來到了位于青浦區匯金路889號的中華印刷博物館。如果是第一次來這里,普通游客會有些困惑,這里的大門是普通的廠區大門,大卡車不時地穿梭來往,很難想象這里還有一座博物館。印刷博物館的館長劉委已經在門口等候記者,她告訴記者,整個園區還有正常經營的印刷工廠,所以第一次來會有些摸不著北。不過劉委表示,博物館正前方留有很大空地,未來是有計劃開辟單獨的大門,這樣一來,參觀就更直觀,也能吸引更多的人到來。

      步入中華印刷博物館,右手邊是名為“紅色印記——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專題展”,這是館方籌備超過2年時間,收集了眾多史料和實物所開出的一個特展。劉委告訴記者,整個7月份前來參觀的團隊和個人達到了一個高潮,“我們甚至要派出智能講解機器人來給團隊服務,因為我們自己的講解員人數實在是不夠。”

      記者了解到,整個展覽除去序廳共分為四個展廳,分別為“信仰的力量”、“永遠更黨走”、“掀開新篇章”、“邁向新時代”。在第一展廳,記者便看到墻上醒目的字樣:“中國共產黨黨史上第一個工人黨組織誕生在商務印書館”。墻面上配有當時商務印書館中共黨小組的一張珍貴合影,其中有我們熟悉的董亦湘、張國燾等。劉委指著前排左四,一位西裝革履、笑意盈盈的先生說道,“這是徐梅坤,參加了一大,是第一個工人黨員。知道他的人可能不多,但他對于出版印刷行業的作用認識得尤為深刻和超前。他認為,中國共產黨成立后,一定要對傳播新文化、新思想這塊下功夫,商務印書館作為當時遠東的文化地標,工人力量龐大,如果在此發展黨員,建立黨員組織,無疑會匯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據悉,徐梅坤入黨之后,就向陳獨秀建議:印刷工人有知識、不是文盲,比較容易開展工作,應該先在印刷工人中籌建工會。陳獨秀同意了他的建議。他又主動向陳獨秀提出去商務印書館開展工作。經陳獨秀介紹,徐梅坤到商務印書館編輯所工作,并在那里認識了沈雁冰(茅盾),后又由沈雁冰介紹進入了印刷廠。不久,徐梅坤動員一個照相制版工和一個繪圖工加入了青年團,繼而又發展、吸收商務編輯所的一名工人入了黨。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徐還介紹了兩位女工入黨,其中一名叫王根英的女工后來與陳賡結婚,她也是我黨早期少有的女共產黨員之一。1922年底,有2000多名印刷工人參加的上海印刷工人聯合會成立,徐梅坤被推選為印刷工會主任。

      印刷工人前仆后繼守護“真理的味道”

      在中華印刷博物館的特展和常規展陳中,觀眾可以看到當時印刷條件之艱苦,但印刷工人在反動勢力的打壓以及硬件條件的限制下,依然在不斷地印刷進步刊物,可以說是用自己的肉身去守護“真理的味道。”

      館長劉委在帶領記者參觀的途中還特別提到了館內的“工人運動館”,這是為印刷工人前輩先烈們特別策劃的一個展廳,雖然這個展廳面積不大,但一進入便被墻上掛滿的烈士照片和文字所震撼,“劉華”、“楊賢江”、“湯炳南”等三十多位烈士的介紹記錄了那段前仆后繼,流血無數的日子。

      記者了解到,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及印刷所(上海中華印刷有限公司前身)的員工一直以來都有光榮的革命傳統。從1919年“五四運動”開始,在“五卅”運動、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反對“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歷次重大斗爭和歷史時期,都有商務、中華員工奮斗的足跡。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他們不屈不撓,前仆后繼,為謀求工人階級的解放,為新中國的誕生,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涌現出劉華、楊賢江等30多位革命烈士。

      而在特展中,一位土生土長的上海出版工人的故事令人印象頗深。劉委告訴記者,祝志澄,出生在上海殷翔鄉,1921年4月進入商務印書館印刷所當排字工人。在延安清涼山建立中央印刷廠時期,祝志澄等人冒著生命危險,從西安、上海等地籌辦印刷設備器材,招請印刷工人,在較短時間內將中央印刷廠建設成當時解放區最大的工廠,為奠定新中國印刷、出版體系的基礎作出了重要貢獻。

      1931年底,他奉命到江西瑞金組建蘇區中央印刷廠,帶領商務印書館等印刷廠四十余名工人和印刷機,化裝成商人和藝人從上海出發,經福建,繞行山區行程三個月到達瑞金。1934年10月,他參加紅軍長征,兩過雪山草地;1937年,為保證黨的報刊出版任務,中央決定在延安清涼山建立中央印刷廠,祝志澄擔任廠長;1940年,祝志澄受周恩來委托,從延安赴重慶幫助加強對《新華日報》印刷廠的建設和管理;1941年,回到延安,參加籌備黨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的出版和發行。

      劉委說:“通過這次籌備特展的過程,在搜尋史料,走訪舊址的過程,我發現,這些人物,都能被一件件的歷史事件串聯起來,這對于我們后人研究歷史,無疑有著重要的啟發。”

      耗費兩年時間尋訪記錄工運拼圖逐漸清晰

      為了籌備這個特展,劉委從2019年開始,便不斷搜集史料,走訪相關歷史舊址,哪怕一些地方只有一塊石碑,她也要去看一看,站在那里尋找百年前風云激蕩的感覺。

      劉委指給記者看一副巨大的地圖,這是上海1932年繪制的一副老地圖,在地圖上標注了25個經過排摸和整理,有跡可循,有資料可以參考對證的印刷廠地址。其中名氣最響的“又新印刷所舊址”是第一個在中國出版印刷《共產黨宣言》的地方。此外,也有不那么顯眼,但同樣充滿故事的中共中央秘密印刷廠舊址,在曾經的梅百克路上,如今的新昌路近鳳陽路。劉委說,這個地方曾經待過一位同樣偉大的人物,錢之光。

      作為新中國紡織工業的重要領導人之一,錢之光在白色恐怖時期,擔任了非常重要同時也異常危險的工作——出版進步刊物。在上海,錢之光將廠搬到梅白克路一幢3層樓房子里。“這棟房子是新建房,還沒人入住,此外,對面的派克路正在大興土木,工地轟鳴,正好可以掩蓋印刷機器工作的聲音。而錢之光當時把印刷車間放在三樓,二樓自己居住,一樓則是煙紙店,自己是以煙紙店老板的身份出入。”劉委還對記者表示,由于錢之光當時還承擔著一份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為在延安的革命隊伍提供鹽和花生等珍貴的生產物料,“當時1931年在瑞金建立了中央臨時政府,當時有了自己的貨幣體系,但當時這個貨幣體系并不穩定,錢之光在上海所賺取的物資和金錢,包括花生這種當時可以看作是戰略物資的用品都源源不斷地輸送到了后方。可以說,錢之光所做的貢獻是不可估量的。”

      此后錢之光去了蘇區,在條件更為艱苦的地方繼續自己的革命事業。劉委說,在搜集史料和反復考證后發現,那么多看似單個的歷史人物,通過一件件事,一個個舊址里留下的信息,拼成了一副頗為完整的出版業工人奮斗抗爭的圖景,“這或許是這個展覽給我很大啟發的地方,在上海,在瑞金,相隔如此之遠,但信仰的力量讓彼此連接,這讓我們后輩如今看來,頗為感慨。”

      相關印記留存較少幾被遺忘的第五印刷所

      這一次的尋訪,由于很多歷史原因,關于出版業工人的歷史印記留存較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1932年“一二八”事變,日本帝國主義進犯淞滬,明確將商務印書館作為重點攻擊目標。商務印書館上海總管理處、總廠及編譯所、東方圖書館等均被炸毀,東方圖書館30多年收集所得的大量中外圖書,積累多年的全部中外雜志、報章,極其珍貴的省、府、廳、州、縣地方志及編譯所所藏的各項參考書籍及文稿均化為灰塵。這一中國文化出版機關的巨大劫難,震驚中外,是人類文化的重大損失。

      劉委表示,如今商務印書館的舊址只有一塊石碑尚在,除此之外,劉委找尋到的25處印刷所舊址中,能夠留有實物或是史料的也少之又少。位于天通庵路190號的商務印書館第五印刷所舊址是為數不多,有掛牌且有內容可以展出的舊址印記。記者也于日前探訪這所舊址。

      關于第五印刷所的介紹,其實互聯網上的一些留存信息是錯誤的。記者輾轉找到商務印書館的王旭平老師,他向記者確認,第五印刷所的建立時間為1923年11月,而非網絡上所寫的是1922年。他還告訴記者,因為印刷所在寶山路已設有正廠、后廠、訂書廠、木工廠,故稱為第五印刷所,第五印刷所舊址曾是上海開埠后的第一家化學制藥廠倉庫,因印書館規模不斷擴大,五洲大藥房將該倉庫出售于商務印書館。在1932年總廠遭受轟炸后,第五印刷所成為幸存下來的商務建筑,在劫后復業。當時,為了鼓舞人心,商務印書館提出要“日出一書”,在那段艱難的歲月里,第五印刷所承擔起了重要的職責。

      記者前去探訪時,第五印刷所正在舉辦一項“百年商務,百年印刷”的特展,雖然正門并不起眼,但相關銘牌、介紹等一應俱全。在展館內,關于商務印書館的歷史,以及遭遇的磨難等通過一段紀錄片影像循環播放著。前去采訪時,記者偶遇一位也是當時唯一一位前來打卡的普通觀眾黃小姐。黃小姐是一位初中教師,利用放假的時間,預約了下午前來參觀。她告訴記者,自己是一位語文老師,平時去各個博物館打卡,而在第五印刷所舊址的參觀,讓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靜:“之前我知道商務印書館的那段歷史,被日軍炸毀,令人痛心,今天我又知道了那么多年輕,20來歲,很多甚至沒有留下照片的烈士,這段歷史,我會回去帶給我的學生們,和他們分享,也希望他們能來參觀感受。”

     來源:勞動報  作者:莊從周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