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印記尋訪 >> 正文
    記者探訪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紀念館——一封家書寄托革命者濃濃親情
    發布時間:2021-08-17

      靜安區成都北路、新閘路及武定路一帶,坐落著許多老式石庫門建筑,這些歷經風雨洗禮、擁有百年歷史的老建筑,曾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革命的重要根據地,從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到中共二大會址,從中共中央特科機關舊址到中共中央秘書處舊址……百年前,那些驚心動魄、浴血奮斗的革命歷史就發生在這些普通民居中。

      沿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舊址紀念館向前數十米,新閘路613弄12號,“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紀念館”幾個大字在陽光中熠熠生輝。1929年8月24日,由于叛徒出賣,楊殷、彭湃等4名軍委領導人在這里被捕。面積不大的兩層紀念館中,記者看到一封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中共中央軍委書記楊殷寫給女兒楊愛蘭的家書,字里行間無不流露出一位父親對兒女的愛。

      近百年前,四烈士被捕

      新閘路613弄,百年前叫經遠里,建于1919年,也是中共中央軍委舊址機關紀念館所在地。展館分上下兩層,展廳面積200平方米不到,通過文字史料,詳盡展示了中央軍委從成立到早期斗爭的歷史,其中還包括中央軍委參與領導上海工人階級第三次武裝起義的歷史資料,以及當時蘇聯《真理報》刊登的相關報道復印件。該館負責人葛尹向記者介紹,“這是在籌展期間,文史館工作人員向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征集到的,也是在國內首次展出。”

      沿樓梯上到二樓展廳,楊殷、彭湃、顏昌頤、邢士貞等軍委四烈士的生平事跡介紹一一在展廳呈現,一份份泛黃的書信和文件記錄著當時革命者在白色恐怖環境下不屈的抗爭歷程。

      葛尹介紹道,“楊殷這個名字,對不少人來說有些陌生,但提起省港大罷工、廣州起義,學過歷史的觀眾應該都耳熟能詳。”1925年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后,楊殷和鄧中夏、楊匏安、蘇兆征等組成“黨團”,組織領導廣州、香港兩地工人的大罷工,聲援上海。省港大罷工爆發后,楊殷作為組織者和領導者之一,帶領部分罷工工人從香港回到廣州,為省港大罷工堅持斗爭達一年零四個月,最終為取得勝利做出重要貢獻。

      在那些泛黃的文件書信中,記者發現一封楊殷、彭湃等人在獄中寫給黨中央的信。1929年8月24日,由于叛徒告密,楊殷與彭湃等一批共產黨人在上海被捕。他們知道敵人不會放過他們,在給黨中央的信中說:“我們已共同決定臨死時的宣說詞了。我們未死的那一秒以前,我們努力做黨的工作,向士兵宣傳,向警士宣傳,向獄內群眾宣傳。”8月30日,楊殷與彭湃等被反動當局秘密殺害于上海龍華。

      家書告誡女兒不可沾染惡習

      就在那封鐵骨錚錚的獄中來信旁,記者還發現一封楊殷寫給女兒的家書。楊殷犧牲時37歲,長女楊愛蘭才16歲。在紀念館二樓展示的這封家書寫于楊殷犧牲的前一年,信中沒有豪言壯語,字字句句都是一位普通父親對女兒的諄諄教導。

      信中表達了父親對女兒學習的關心,“照你來信看,你亦得了不少進步。白話信尤比文信好一些,以后當注意作長的白話文,心想什么便直寫下去,先使文筆流暢,然后再學詞句上的整理和章法上的布置,不然你單做文言的文字,則恐限于文章,恐不能暢所欲言。”

      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即便終日奔波,為革命事業出生入死,就像普天下所有的父親一樣,楊殷仍時刻惦念女兒的健康成長。

      他在信中叮囑女兒,“你性情從來都很容易發怒,這是不好的,你須知道近人接物萬不能任自己的性情,并且你現在離開家庭而在朋友處住宿,更非每事忍耐不可,以后注意痛改為要。……你年紀已長,各事都不能像從前那樣,除讀書外,各事不必沾染,打牌、閑游、看戲等,尤萬不可做;用錢要省,須知留得一文錢亦可于無錢時應用,切不可為了要面子,就可多用幾塊錢,青年人最要不得的事情;穿衣尤須樸實,與人來往要謹慎……”通讀全文,語句樸素,意味深長,從教育女兒要改變脾氣急躁,到不要沾染不良習氣、不要虛榮、穿衣要樸實,一點一滴,都飽含著父親對女兒的關懷之情。

      紀念館負責人葛尹告訴記者,參觀者還可以通過掃二維碼,聆聽朗誦者誦讀這封家書,“我們還在二樓展廳呈現了澎湃和妻子許冰的照片和故事,我們希望,通過這些充滿人情味的史料,讓觀眾更深入、更全面地認識、記住這些革命先驅,他們,也是和我們一樣有家庭、有牽掛的一群普通人。”

      “摳細節”致敬紅色場館

      紀念館所在的新閘路613弄12號-18號建于100多年前,曾經發生過墻面坍塌,而如今,置身紀念館內,仿佛回到百年前的老時光,清水墻、泥灰塑門楣……每個細節都盡善盡美,負責紀念館修繕的上海工匠、上海靜安建筑裝飾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歷史建筑修繕專家吳公保告訴記者,在修繕過程中,工匠們都盡量采用傳統老工藝,以對待藝術品的雕琢態度,致敬紅色場館。

      吳師傅舉了一個小例子,“你看門楣上的泥灰塑,就是這樣一個小細節,也耗費了不少工夫。”首先,工人們搜尋到老照片,將圖案按照1∶1的比例打印出來,描在門楣上,然后將熟化后的石灰堆上去,再剔除多余的泥灰,修邊,“由于老建筑提倡修舊如舊,最后一道關就是做舊。”吳公保說,他們沒有采取流行的化學材料去做舊,而是借用了中藥房做藥丸的技術,對泥灰塑進行封蠟,不僅達到做舊效果,而且使泥灰塑“壽命”更長。

      今年5月,中共中央軍委機關舊址紀念館開館,吳公保師傅也被邀請上臺,靜安區委專門向他頒發了榮譽證書,感謝他為紀念館修繕做出的貢獻,“能為紅色歷史建筑修復做點事情,讓后代記住歷史,是我的光榮!”這位與老建筑打了一輩子交道的上海工匠如是說道。

     來源:勞動報  作者:王楓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