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uueka"><nav id="uueka"></nav></nav>
  • <dd id="uueka"><nav id="uueka"></nav></dd>
    當前位置:首頁 >>工會文件 >> 時政要聞 >> 正文
    上海首臺“共享冰箱”傳遞城市溫情
    發布時間:2021-09-12

      上海武寧路剛剛轉進普雄路的左手邊,有一處凹口。每天7時左右,這里會逐漸排起長隊。排隊的大都是中老年人,個別還拄著拐杖。

      這里是上海第一臺“共享冰箱”的擺放點。5年間,它沒有一天冷清過,總是這樣被期待著,被需要著。

      時針指向8時,隊伍起點的那扇玻璃門開了,里面推出一筐打包好的凈菜,有土豆、蘿卜、山藥,也有一些掛著水珠的綠葉菜。里面的人笑瞇瞇:“今朝來得蠻早,看看吃點啥”。第一個排到的人果斷挑了一包空心菜。

      這一幕像是發生在清晨的菜場,唯一不同的是,來這里的人不必付錢,登記一下電話和身份證號,就能帶一包走。

      在互聯網世界里,不管在哪個城市、哪個地點,共享冰箱的每一次出現,都會引來一波議論。

      9月9日一早,記者和負責攝影的同事趕到普雄路,體驗了半天共享冰箱的食物發放工作。我們看到了那些食物發放者與領取者之間淡淡的互動,以及他們每個人微妙的表情、動作,構成了完全異于網絡世界的真實。

      不成文的約定

      共享冰箱前一天臨時接收了一車某進口超市捐贈的食物,有餅干、番茄醬、火鍋底料等。蔬菜則是每天供應的。有人看到有餅干,想拿一包,聽到志愿者介紹,“餅干下午發放,先拿蔬菜”,也不多說什么,選一包蔬菜,轉身就走了。也有人聽到后便把剛帶走的蔬菜送回來,說下午再來排隊。

      每人每天只拿一種食物,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沒有人突破規則,他們只會順應規則。

      一個老人推著他坐在輪椅上的老媽,從曹家渡來。老人看著七十有余,他母親的年紀可想而知。志愿者說:“我記得你,下次不要帶著老人來排隊了,我給你兩份蔬菜就是。”老人很感激,只低著頭,連聲說謝謝。

      有沒有人“占便宜沒夠”?也有。志愿者蔣梅琴阿姨告訴記者,她在這里做了5年長期志愿者,偶爾也能碰上不講理的。“那怎么辦?大家勸勸就好了呀,絕大多數人還是要面子的。”

      排隊是一種從眾心理,而自律又何嘗不是一種群體效應?兩個老人走到菜案前討論拿什么,一個對另一個說,拿這包土豆,夠吃兩天,不是蠻好嗎?另一個想了想說,也對,吃不完還可以兩人分一分。說著高高興興走出去了。

      我們這才發現,有相當一部分人是結伴而來的。排隊時間長短不重要,拿不拿菜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到了“睡不著覺起得早”的年紀,到這里來,有社交,有共享,是一天中不可或缺的情感交流環節。

      潘叔如今也做了共享冰箱的志愿者。他說:“家里什么也不缺,就是缺事情做。每天跑一趟,也是一樁正事。”

      是分享還是救濟

      有人把共享冰箱理解為一種救濟。

      隔壁小區里一位短發阿姨走過來瞧了瞧。她穿的紅色背心已經洗褪了色,胸前的字母花樣上還有磨破的洞。但據志愿者說,她常來,卻從不拿東西。她說:“我腿腳還好,跑得動菜市場,菜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但更多的人,嘴上不說,心里已經接受共享冰箱是社會資源的一種有效流動,不會糾結于自身條件好不好、別人會不會笑話,有需要,便來拿。

      先前有段時間,共享冰箱里常有星巴克門店送來的蛋糕、點心、酸奶等。一些年輕媽媽接娃放學后,就會來領一個,吃完才走。

      普雄路上有了共享冰箱以后,許多餐飲公司、商超也把這里當作一個公益事業的前沿端點。那些并沒有過保質期但按照公司規范需要銷毀的食品,就送到這里來,分給有需要的人。

      疫情前夕,共享冰箱里塞滿了來自靜安嘉里中心的面包、118廣場的甜品、羅森的快餐食物等等。還有一家名為上海綠洲食物銀行的公益組織,不間斷地送來蔬菜、食品和生活用品——這些東西前一天,還擺在超市的貨架上,此刻,卻走進了一個個普通家庭。

      唯獨有些遺憾的是,疫情打破了這番熱鬧景象——或許是因為業務萎縮,抑或經營板塊調整,許多公司暫停了對共享冰箱的食物贊助。再后來,線上經濟火了,那些企業又擁有了更廣泛的銷售渠道,可供捐獻的食物也越來越少了。

      在共享冰箱的低潮期,食物品種變得簡單,常常上午發完蔬菜后,便沒東西可以發了。但領取者也不氣餒。有時斷貨了很久,公益組織會突然送來一大堆庫存,人們便又奔走相告,聚攏了過來。

      “這樣不是很好嗎?東西多的時候,大家都來拿一些去用;東西少的時候,就留給最需要的人。不浪費也不爭搶……”說話間,志愿者李萍往記者包里塞了幾支沒被領走的鞋油:“你可別不好意思啊,你是來幫我們‘分享’的。”

      共享冰箱最“完美”的一次分享,發生在三年前。旁邊小區一幢高層因為管道故障,煤氣斷了整整5天。樓里許多居民,尤其是那些不會點外賣的老人在居委會的引導下,排隊到共享冰箱領取了自發熱米飯和礦泉水,平穩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日子。

      這誠然是一種救濟行為,卻看不到居高臨下,而是彼此平視的互助與分享。這臺共享冰箱也是一樣。

      不只是一臺冰箱

      忙完上午的食物發放,擺放著共享冰箱的這間屋子,很快安靜下來。當天的值班志愿者許洪海把玻璃門關上,開始整理貨物。可沒過多久,那玻璃門又開了。進來個頭發半白的老太太,拉過一把椅子就坐下,說起了家長里短。

      志愿者每人每周各值一天班,從早上一直到16時關門。其間,搬貨、理貨、打掃屋子,樣樣都得干。來的人,有的是領取食物的,有的就是為了求一個說話的地方。

      蔣梅琴值班那天,王老太破天荒地來了。她們在領取和發放食物的過程中相識,但王老太已經好久沒露面了。

      王老太說,自己要從租的房子里搬出來了,卻不知道該去哪兒。要是每年給大兒子10萬元,不知道愿不愿意收留自己。蔣梅琴剛拔了滿口的牙,說話有些不自在,卻又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勸:別回兒子家了,人家若要你,早接你去了。拿著10萬元,去住個好點的養老院。

      王老太連聲說是,走時還拜托蔣梅琴,一定給她留心找一個靠譜的去處。

      “你們看上去只管著一臺冰箱,操的卻是聯合國的心。”聽了記者的話,一屋子人樂了。

      蔣梅琴拉拉記者的手說,“你和我外孫女差不多大。你不懂,我們這一代人自己過得苦,就希望別人的日子好一點。再說,我們都是黨員,哪有黨員不給老百姓辦事的。”

      走出玻璃門后,我們特地繞道至背后那片小區瞧了瞧,共享冰箱的志愿者們,許多是從那里來的。

      那是1990年前后,拆了一片老舊弄堂后蓋起來的。里面住著的居民,有不少是當年周邊紡織廠、機械廠的工人。時光改變了他們的模樣,改變了他們的居住空間,卻唯獨沒有改變他們對待生活的態度。

      居民區的小張書記說,推廣垃圾分類工作時,小區里一下冒出100多個志愿者,“不讓他們干還不高興。”面對這樣一臺特殊的冰箱,他們同樣一頭扎進來,毫無保留地奉獻自己。

      共享冰箱給他們的,或許只是一個消遣時間、發揮余熱的機會。但他們賦予共享冰箱的,卻無疑是慈善的本質:力所能及、悅己利他。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杜晨薇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